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根的博客

根深才能叶茂。

 
 
 

日志

 
 

孕妇产检未告知感染艾滋 首诊医生被解聘  

2017-03-30 21:49:22|  分类: 医患纠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孕妇产检未告知感染艾滋 首诊医生被解聘
         近日,四川宜宾爆出“孕妇产检H IV阳性未获告知致新生儿感染”。3月27日深夜,当地卫计委发布消息称,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门诊医务人员责任心严重缺失,工作不细致,没有认真核实信息,及时告知预防母婴传播及相关检测信息,导致没有实施干预措施。经诊断,孕妇陈晓(化名)的H IV抗体检测为阳性,新生儿为先天性梅毒、H IV暴露。
宜宾市卫计委妇幼健康科科长魏强3月2 8日告诉南都记者,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已解聘涉事的首诊医生,并对负责后续检查的医务人员进行了处分。宜宾市卫计委也已出台了初步的行政处理意见,该意见有待相关领导和部门通过,通过后或将吊销涉事首诊医生的医师资格证书。此外,婴儿的治疗费用将由新生儿目前就诊的市一医院和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共同承担。
当天,婴儿的父亲李义(化名)告诉南都记者,医生的失误对他的家庭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他将追究涉事首诊医生的法律责任。
婴儿“染上先天性梅毒和疑似H IV”
2月21日,伴随着一声啼哭,李义的女儿出生了。然而,让这位新晋父亲始料不及的是,女儿刚来到这个世界,就被宣判“染上先天性梅毒和疑似H IV”。
“本来这场悲剧是可以完全避免的。”李义称,2016年7月4日,妻子到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刘姓医生处进行早孕检查,就已经被诊断出患有梅毒、H IV待确诊,但相关结果一直没收到,直到妻子临产入院后医生抽血检查,才发现她的H IV抗体检测为阳性。
而根据权威信息,艾滋病母婴阻断是指为H IV感染孕产妇及其婴幼儿提供抗病毒治疗、安全分娩、人工喂养指导等一系列服务措施,从而使得艾滋病母婴垂直传播几率最大可能降低的医疗治疗措施。实施母婴阻断,可以使得艾滋病母婴传播的几率从30%-40%降低到2%-5%。
之后一个多月,李义奔走于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宜宾市卫计委以及宜宾市疾控中心之间,只为这件事讨一个说法。医院给出的答复是,“医院检验科曾根据危急报告制度反馈到首诊的刘医生处,要求孕妇返回进行复检,刘医生拨打孕妇的预留电话,但无法联系到本人。”
“根本不可能”。李义说,“我们查过,留给医院的号码完全没有错误,而且其间我们两个人手机没有发生任何故障,没有收到过医院的电话。”
7天后将对婴儿首次检测H IV抗体
李义告诉南都记者,女儿目前在监护室里,每天被输入一种预防H IV的药物。由于年龄太小,婴儿要18个月大才能确诊是否患有H IV病毒。
魏强表示,7天后将对婴儿首次检测H IV抗体。他解释道,按国家技术规范的要求,婴儿需要在出生42天后方可进行H IV第一次检测,所以之前医院称其为待确诊的说法不准确。由于婴儿是在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体内孕育,存在感染几率,目前不能确保婴儿没有被病毒感染。
针对此事相关负责人的处理问题,魏强透露,宜宾市卫计委已召开专题会议,并出台了初步的行政处理意见。该意见有待相关领导和部门通过,通过后或将吊销涉事首诊医生的医师资格证书,相关检查医生也将得到处分。
针对此事件,北京众再成律师事务所主任宋中清向南都记者介绍,根据《执业医师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医师应当如实向患者或者其家属介绍病情。而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六十二条,医疗机构应当尊重患者对自己的病情、诊断、治疗的知情权利。
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医委会主任冯立华则向南都记者指出,宜宾市妇幼保健院的行为侵犯了产妇的知情权,但涉事医生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最终还是归咎到医院的责任。
李义对南都记者表示,他将追究涉事首诊医生的法律责任。目前他唯一的心愿是“女儿健康成长”,“我不需要金钱赔偿,给我小孩健康就好”。
官方回应
卫计委称新生儿治疗费由医院承担
3月27日深夜,宜宾市卫计委发布通报称,已对宜宾市妇幼保健院班子成员相关责任人进行调查,下一步将根据调查结果对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卫生执法监督支队已对涉案机构和相关人员进行立案,正依照相关法律按程序进行调查,下一步将根据调查结果对相关人员和机构依法进行处理。
3月28日中午,南都记者联系上宜宾市卫计委妇幼健康服务科科长魏强。其表示,当日上午,市卫计委已与李义进行沟通,并对新生儿的治疗问题表示高度关注。目前,市卫计委已组织省级相关专家赶往宜宾市一医院,届时会和家属沟通新生儿的治疗问题。
魏强表示,家属无需担负任何费用,市一医院将免除相关医疗费用,而宜宾市妇幼保健院也将承担新生儿治疗的其他费用。
对此,李义给出了不同的说法。他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女儿的住院费用还是他先垫付着。作为打工一族,每天缴纳八百到一千元的住院费已掏空他的积蓄,“现在我还欠医院两万多元,连吃饭的钱都是借的。”

编辑:刘晓园
链接:http://www.oeeee.com/html/201703/29/460650.html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